媽:
  近來身體可好?
  還記得去年學校里搞得那次“一封家書”活動嗎?你罵我只寫了四個字,沒什麼誠意,可是,這真的算是我最想和你說的話了。這麼多年,我在外,能感受到你有多少掛念。這麼多年,你在家,我也能知道你受過多少勞累。“你放心吧”,這四個字可能不像長信那樣婉轉,也不如“我愛你”那樣感人,但是,每次當我離開你的視線時,我能感受到你的擔心。只想讓你放心,也只有讓你放心,或許彼此還能少些掛念。
  你曾經問我,在大學里幾個月不回來,想家嗎?卻又緊接著說,大學的生活多精彩啊,肯定不想。你必然知道,即使我想,也不會說。我沒有回答,你也沒有追問,這樣的默契,或許只有母子之間才有。學校放假晚,看著曾經的高中同學都早早地回家了,心裡難免有些惆悵。我在學校一遍一遍地看《回家》這部短片,短片末尾說,“我們一生都在回家的路上”。那一刻,我淚流滿面。
  5歲,你牽著我的手第一次踏進學前班的大門,可是後來,再難見你來一次學校。看著別的孩子有爸爸媽媽爺爺奶奶接送,不免羡慕。我特別想問你能不能送我去學校,可是最終也沒敢說出口。那時候,你對我是那樣放心,或許你不放心,只是想鍛煉我吧。現在回想起來,一點遺憾也沒有,你教會我要自己勇敢地去擔當。
  上中學的6年,大多數時光我都在寄宿學校度過。空間上離你遠了,還有一種奇怪的距離,也悄然拉大了。還記得高三那年,我要去石家莊參加自主招生的筆試,你非要鬧著陪我一起去——那是我第一次出滄州市,換了哪個家長也不會放心。我沒有讓你同去,可是一路上那些電話,我知道,那幾天你又失眠了。之後,我又獨自到北京參加面試,獨自到外地打工,獨自到學校報到……
  你常常說,我走得越來越遠,只能靠自己拼了。那時我才漸漸明白,當我在前進的路上沒有了你的陪伴,你會欣慰,但也有一絲落寞。父母盼著孩子長大,又不希望孩子長大,因為長大意味著獨立,也意味著他們越來越不需要父母,彼此之間的距離也會越來越遠。
  你目送著我遠去,我最終也將目送你漸行漸遠,但是你給我的,我永遠也不會忘記——即使我們之間的距離悄悄地、無法阻擋地越來越遠,即使總有一天你將真的離去。我會讓你看見我一直堅定地走下去,我知道這是唯一能夠讓你安心的。
  祝好。
   張旭東  (原標題:有的路只能一個人走)
創作者介紹

票貼

gv28gvcfk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